ag110.app|官方

手风琴轮播图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手风琴轮播图
苍山四幅画
2012-07-20 08:15来源:大理古城浏览数:729

     

苍山四幅画

 

      来到大理,你一听到金花这个名字,是不是立刻想到纯洁、美丽、天真、善良和朝气?如果是这样,你就错了。你对金花的印象只是一种未做深入体验的大略 的概念而已。金花她包含着不同时期丰富多彩的生命过程。一个白族金花,十六岁、十八岁、二十岁——无论她的容貌、身姿、还是思想感情,都绝对不一样。就像 大理苍山,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展示在人们眼前的画面完全不相同。
    你能从自己在春夏秋冬的记忆里,找出几幅画吗?

 

 

春之画

    在大理这个全国最佳魅力城市里,春天来得特别迅速,特别热烈,就像洱海的浪潮,让人感到震撼。苍山就矗立在这个城市的西边,十九峰古雪斑驳,直插云霄,延 绵百里。那是春节刚刚过后的一天,我上苍山拍照,中饭后出发,爬到山半腰的中和寺,已夕阳西下,只好在寺内的一间靠山面海的小屋里住下来。为充分享受山林 中舒适的空气,我睡觉时未将两扇后窗关严。那晚睡得很甜很香,直到第二天一早,一阵清脆悦耳的山雀声,才把我吵醒。睁眼一看,天已大亮。噫,昨晚一夜无风 无雨,是谁打开了窗子呢?我正惊异,忽见一枝火红火红的马樱花在临窗的桌子上边轻轻颤动。怪了,昨晚我睡时,那儿根本就没有花,这花究竟从何而来?我起身 过去一看,立刻怔住了,原来是夜间窗外一枝缀满骨朵的马樱花,趁我睡熟时,悄悄绽放,伸进屋来。花朵上沾满了晶莹的露珠,幽香扑鼻,光艳照人。是的,此花 一定害怕在夜间吵醒了我,无声无息地推开窗子,悄悄将新春的信息带进我这小小的房间,给我来个突然的惊喜,这是一幅何等震撼人心的新春的画面啊!

夏之画

    一年一度的三月街一过,树稍上布谷鸟的叫声刚停,大理的夏天就像洱海源头的地热蒸气,一缕一缕地扑进人们的怀抱。一夜之间,山下海滨的麦子就全部被热辣辣 的骄阳烤黄了。抬头遥望苍山十九峰,绿色连着绿色,峰谷山岭间,不见了春天那种漫山遍野的山茶花,马樱花,没有花的山峰少了诸多绚丽的色彩,显得有些空落 和单调。
    第二天一早,我们将车开到苍山半腰海拔3200多米处的公路尽头,然后沿一条崎岖的山路往上攀登,越往上走,原来高大的森林逐渐矮小稀疏起来。我们气喘吁 吁地刚从一片罗汉松里钻出来,立刻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在斑驳的雪痕中一片又一片一人多高的灌木丛开满了姹紫嫣红的山花,黄的、粉的、红的、白 的……一丛丛,一层层,亮丽而迷人,把诺大的山峰装点得分外俏丽和妖娆。我不敢相信,在这巉崖陡峭的山峰上会突然涌现出这么密,这么多的山花,好像它们在 坚硬的山崖间只要一用劲,就会齐刷刷地冒出来,鲜艳夺目,神气十足。
    我站在花丛中,惊奇地想到:这花为什么不开在海拔较低的温暖地带,而偏偏在贫脊寒冷的雪线以上拔地而起?这高山杜鹃居然有些气魄。在这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山 之巅,无人照料和呵护,年复一年地迎风斗雪,坚定地守护着脚下的土地,装扮着大山的春色,这是何等顽强、坚韧和执着的精神。夏天的苍山让我明白了生命的意 味是什么?是——勇气。
    这两个普通而又非凡的字眼,又一次让我感到心头怦然一震。这一震,使眼前的景色定格,这苍山夏天壮丽的图画,终于被我发现了。

秋之画

    秋天的苍山究竟是什么样呢?我心里一直在这样想。
    这是一个中秋的下午,我又一次爬上苍山,雨后初晴,阳光下的树木更显青翠欲滴,满山迷蒙的云雾渐飞渐散,无意碰上便会粘上一脸一手的水气,凉飕飕的带着雨腥气味,大大小小的溪涧泉流便在不知不觉中丰腴起来,远远近近,高高低低,漫山遍野都是活泼泼的水声。
    我正在玉带云游路漫步,不知不觉来到龙溪,看见了一个无论想象力多么丰富的人也难以想象得出的画面——
    龙溪有七个瀑布,在不到50米的范围内,形成了七个形态各异的龙池,传说是七个龙女的沐浴之地。龙池边各种各样的山菊花轻轻摇拽,每个龙池边的巉崖上都奔泻下来无数小瀑布,像软缎,像珠帘,纵横交错,穿梭往来,喷珠泻玉,展开了一幅幅纷纭变幻的生命景象。
    这天,我没有见到传说中的沐浴的龙女,却在龙池边发现了一群白衣红褂的金花姑娘在龙池趟水、洗发、相互戽水嬉戏,或撅着樱桃小口,用双手捧着清亮亮,甜丝 丝的泉水在喝,显得那么惬意、投入、倾心、陶醉、神圣。柔柔的秋风把她们的秀发、头巾的丝络和腰间的飘带吹向斜后方,远看就像一件伟大的群雕。这不就是活 脱脱的人们想象中的仙女吗?你说,还有哪个画面比这更迷人、更诗意、更浪漫、更震撼人心的呢?

冬之画

    在我心中的画廊里,已经挂着苍山春夏秋三幅不同色彩的画,无论如何我也要找到同样强烈动人的冬天的杰作。
    数九寒冬,北国还是漫天大雪,冰封千里,白茫茫一片大地的时候,大理的苍山,已经是山茶争艳,花潮如海的景象了。
    这是岁末的一天下午,我和几位摄影爱好者登上了海拔三千多米的苍山花甸坝。花甸是一个土地肥沃的狭长高山小坝,解放前是大土匪张结巴的窝巢,今天已变成了 闻名遐迩的中药材种植基地。坝中一块块平平展展,郁郁葱葱的中草药材,已经开始打苞放蕾。沿边的缓坡上,这儿一丛,那儿一丛的野山茶,在白雪耀眼的山地 上,闪烁着火红火红的花朵,越往里走,花丛越多,花开越盛,映红了茫茫的雪野和碧蓝蓝的苍穹。此时此刻,在我眼前展现的,不就是明末大理地区着名的书画家 担当和尚所描写的景象么:“冷艳争春喜灿然,山茶按谱甲于滇,树头万朵齐吐火,残雪烧红半边天。”这是何等壮丽的画幅啊!
    有了以上的这四幅画,我才真正懂得大理,懂得苍山,这里一年四季都是花开不败的春天。